问卷调查:如果哈佛大学“心机”造假教授在中

哈佛大学 2018-10-29 13:32:36

  ]四个焦点思考:如果这位在心肌细胞上“”的教授在中国,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这两天,哈佛大学公布前哈佛医学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Piero Anversa关于心脏干细胞研究论文造假处置结果一事仍在发酵。

  科学网微信号就此事件展开的问卷调查显示,截至10月20日,已有3000多微信用户参与问答,超九成投票者认为哈佛大学的处理“做法合理,对学术不端绝不姑息”。

  据《纽约时报》报道,哈佛大学医学院从2013年1月开始启动对Anversa的调查,历时5年的调查,其中不乏波折,最终以撤稿31篇论文为该事件一锤定音。

  反观国内,多年来对于学术不端事件启动调查的相关信息屈指可数。这样的现状不得不令人猜想,如果Anversa在中国,可能不会对他启动调查。

  科学网此次调查显示,“处置不积极、过程不透明、结果不清楚”是“国内机构处置学术不端事件时令人不满意的地方”位列榜首的原因。

  2016年,国际期刊《肿瘤生物学》因虚假同行评议等问题撤销107篇中国作者论文,但迄今鲜有涉事机构主动针对涉事作者展开调查。

  其中,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专门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将逐一对撤稿案例进行调查,随后该机构根据调查结果取消了相关责任人的科学基金申请资格,并撤销40多个已获资助的项目。

  2015年,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谢灿称,其研究被与其合作的大学大学生命科合中心PI张生家“剽窃”,并其“抢发”论文。

  此后,两涉事高校启动“调查”并提出撤稿要求,最后该事件以张生家被大学解聘而结束。

  该事件中,调查机构对涉事人是否存在学术不端、学术不端的事实和处置依据,并没有清晰界定与说明。

  哈术委员会动“线年,Anversa就从布里格姆妇女医院离职,但哈佛大学医学院并没有因为其已离职而放弃。

  反观国内,应承担调查职责的学术委员会缺乏性,是当前调查不给力的重要原因之一。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教授余红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中国高校各种学术委员会一般由领导担任专业委员会主任,受到行政因素干扰较多,造成委员会性差。”

  科学网调查表明,70%的网友认为哈佛大学的调查适用于国内同类事件,其中18%的参与者希望“由第三方展开调查并及时公布调查结果”,17%的人认为还要“允许尤其是科学共同体就调查结果展开质询并对质询再进行答复”。

  理工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教师薛少华指出,在国外,高校学术委员会对学术不端事件的调查,往往会邀请第三方机构和司法部门介入。

  根据美国颁布的《关于科研不端行为的联邦政策》,大学一旦发现学术不端行为,需请专业人士组成委员会展开调查,根据事件的性质和科研资金的来源,不同的联邦拨款机构也有参与调查。

  调查过程系统缜密,调查人员来自各个行政机构,调查结果和处理往往会给学术不端者带来终生的惩罚。

  2017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起诉Anversa等人欺诈性获取研究资金,他曾供职的布里格姆妇女医院同意为此支付1000万美元作为“罚金”。

  “零”作为最严厉的口号,被几乎所有科研机构、学术团体写进科研管理规范中。不妨再次猜想:如果Anversa在中国,这些“零”的“清规”是否能够真正奏效?

  在科学网的调查中,有18%的网友认为国内处置学术不端事件时“存在大事化小、息事宁人的现象”,并认为这“其实了不端行为和造假”,由此对相关处置结果感到不满。

  今年8月底,科技大学发布《学校公布韩春雨团队撤稿论文的调查和处理结果》,认为韩春雨没有主观造假,学校将以此为契机,对学术不端行为“零”。

  校方同时决定追回授予个人的荣誉称号、科研绩效励及科研经费,但这一处理结果仍然令学术界感到失望。

  多名科学网微信公号用户在后台留言称,在国内,一些被怀疑甚至被学术不端的学者如今依然活跃在学术界,“不了了之”成为学术不端的普遍结果。

  学术“大牛”和所在机构存在利益关系,导致“零”难以落到实处,被认为是国内面对学术不端时“口惠而实不至”的主要原因。

  大学物理系教授、中科院院士朱邦芬指出,国内高校如果有“帽子”或“头衔”的人被怀疑学术不端,所在单位往往会选择“为尊者讳”乃至回护、。“许多学术委员会有专门的部门和办公室,但没有强有力的诚信办公室,更没有调查和处理的力量。”

  薛少华认为,如果涉事的是学术大牛,大家会投鼠忌器。有“帽子”头衔的大牛是学校争取的对象,如果把这些人得罪了,学校的量化指标考核势必会受到影响。

  余红则指出:“国内人际关系复杂,面子、求情等现象使学术不端问题难以被公开、地处理。”

  总之,倘若Anversa在中国,由于缺乏专业、的调查队伍,其学术造假行为可能难以获得“实锤”;同时由于“零”规范缺乏支撑其实现的资源,导致即使有不端行为被发现,也很难被揪出来。而相关涉事人员依然有较大的可能性活跃在学术领域。

  朱邦芬表示,在发达国家,科研人员诚信问题直接危及学术生命,这让大多数人很重视学术声誉。“在中国,大家对学术不端的严重性认识还不够,严肃处理学术不端应当引起高度重视。”

  梳理此次哈佛大学“清理门户”事件的细节,引以为鉴,接下来,应当思考的是,当下国内的科研诚信建设当如何有过则改。

  《中国科学报》 (2018-10-22 第1版 ,原题《科技界人士热议哈佛“撤稿门”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