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被送上审判台

哈佛大学 2018-10-29 13:27:58

  近日,“录取公平学生”组织哈佛大学录取歧视亚裔一案,正式开庭。资料图

  10月15日上午,哈佛大学在美国地区被送上审判台,来自全美150多个华人团体在地区助阵。“录取公平学生”组织哈佛大学录取歧视亚裔一案,在这里正式开庭。

  美国平权法案脱胎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美国的黑人运动和女权运动。当时的左翼认为美国教育界“谁成绩好谁有权优先升学”对黑人和拉丁裔等“少数民族”是一种歧视,国家应动

  1961年,肯尼迪总统签署了一个旨在在教育和就业领域反对歧视黑人的所谓平权法案(10925号行政令)。这种看似公平的“正确”,经过几十年的实施恰恰成了美国教育界新的歧视的伞。

  平权法案要求及社会机构对黑人、拉丁裔、单亲家庭、女性、同性恋等在社会福利、教育基金、就业、银行信贷等方方面面给予优惠和优先待遇。左翼与有目的有计划地推动这个所谓多元化文化主张,在美国社会渐渐形成了对白人及亚裔美国人的高门槛。比如,白人的孩子考分要比黑人孩子高很多,但被美国大学拒收的可能性远远大于黑人。

  基于平权法案,还搞出了个亚裔细分。这就使得为了获得倾斜的教育资源,亚裔学生开始搞身份造假。另一方面,亚裔细分无形中分化了亚裔学生共同抵制平权法案的力量。

  哈佛提供的资料显示,亚裔要进入哈佛,SAT比白人要高24.9分,比拉美裔要高153.9分,比非裔要高217.7分。盖洛普民调数据显示,美国70%以上支持择优录取,反对使用种族因素。甚至在黑人社区,50%支持择优录取,只有44%支持使用种族因素录取。

  对哈佛大学的首次起诉发生在2014年11月,当时美国亚裔学生哈佛大学与北卡罗来纳州大学,对亚裔学生入学设下较高门槛,以利其他族裔学生就学,全案再度掀起高等教育学习权与族裔平等的长期争议。

  当时,美国非营利团体“录取公平学生”组织代表多名亚裔学生,常春藤名校哈佛与北卡大学山分校,对亚裔学生入学许可设下较高门槛。

  两起个案均认为,许多“学术性向测验”分数高于白种、拉丁和非洲裔的亚裔学生,因校方施行族裔平衡政策,对亚裔学生入学比率形成,平等权益的美国第14条修正案。

  虽然2014年哈佛大学被歧视亚裔,遵循“平权法案”招生,增加了亚裔入学的难度。不过亚美公义促进中心2016年12月12日却支持哈佛大学的做法,向法院提出声明书要求以“法院之友”的身份,加入“哈佛歧视亚裔申请学生”诉讼案的审理过程。

  “法院之友”不属于诉讼的任何一方,而是藉由提出相关资讯协助诉讼进行,希望有益于法庭做出正确公平的裁判。

  2015年5月,64个亚裔团体组成的联盟向美国教育部提出,寻求调查哈佛大学入学审核,并要求哈佛立即停止陋规、种族或其他歧视手法,将亚裔生拒于常春藤门外。

  据《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报道,一个包括华裔、印度裔、韩裔和巴基斯坦裔等64个团体的联盟向美国教育部办公室,声称哈佛歧视亚裔申请者,设定比其他族裔更高的门槛,利用配额制,将不少优异亚裔生拒于门外。

  不过,哈佛大务长尤里亚诺,该校入学审核程序完全符律,审核标准除了学业成绩之外,还包括课外活动及领导特质。

  尤里亚诺还说,过去10年以来,哈佛大学部入学亚裔生比重,从低于18%,提升到21%。不过,联盟认为哈佛的“族裔中立”招生标准,未考量亚裔申请人数激增的事实,而哈佛的歧视了许多亚裔生。

  平权法案在奥巴马时代走的更远。特朗普上台后,致力于全面否定的正确,回归传统价值与保守主义。特朗普敦促美国各大学放弃具有种族配额特征的平权法案,并多次支持对哈佛大学的起诉。美国司法部着手调查哈佛大学招生中的亚裔歧视。

  长期从事反平权运动的活动人士爱德华·布卢姆在2014年对哈佛提起了诉讼,2018年夏季,美国司法部也加入了诉讼,哈佛在法庭文件中存在歧视,代表了特朗普对待废除平权法案的态度。在特朗普总统向最高法院输送了第五名保守派大之后,布卢姆的“公平录取学生”组织灵敏地捕捉到了胜利的钟声可能就要响起。

  根据“录取公平学生”组织今年6月15日提交的法庭文件,哈佛在“积极人格、魅力、勇气、善良和受尊重”这些个人特质方面,给亚裔美国申请人的入学评分低于其他种族。哈佛大学和哈佛歧视亚裔申请人的该组织都表示,种族在学校招生决定中发挥了作用,但就是否成为非法的有分歧。

  该组织提交上述法庭文件行动是其于2014年提出的诉讼案的一部分,这实际上也是10月庭审的预演。提交法庭的文件多达数百页,记录2010年至2015年期间进入哈佛大学的申请人信息,为提供了迄今为止哈佛大学录取本科生方式的最详细信息。

  上述文件显示,哈佛大学从学业、课外活动、运动和个人性格特质四方面给每个申请人评分,并综合这四个方面的评分得出总分。招生决定由40人组成的委员会投票决定。

  原告称,亚裔申请人的学习和课外活动成绩高于其他任何族裔,并且来自校友面试官的总体评分最高,但哈佛压低他们的“个人特质”评分,降低亚裔学生被录取机会。

  诉讼称,根据联邦法,哈佛大学的招生过程是违宪和非法的,因为该校有意歧视亚裔申请人并且过分看重种族。哈佛表示,学校在招生过程中确实考虑了种族,但也考虑其他因素,包括课外活动、教师推荐和个人陈述,这些都更为重要。学校表示,“学生公平入学”组织过分简化了招生过程。

  “录取公平学生”组织的律师表示,统计分析显示,哈佛大学的招生过程使亚裔申请人与条件类似的白人申请人相比,需要达到更高的标准才能被录取,这对亚裔产生了“不成比例的负面影响”。

  地区联邦法院近期内将对哈佛亚裔录取歧视案作出判决,布卢姆表示如果区法院得不到公平判决,他将继续向最高法院。

  哈佛的律师表示,学校对每个申请人都当个体考虑,对所有申请人使用相同的程序,不论其族裔。学校表示,原告未能提供任件或证词,以证明哈佛大学在招生过程中系统性地对亚裔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