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招生歧视案开庭 亚裔教育平权如何?

哈佛大学 2018-10-29 13:27:51

  美国学生公平招生组织(SFFA)曾在不久前状告哈佛大学,这所精英大学在招生过程中,以不平等的方式对待亚裔学生的申请。而就在美国时间10月15日,地区联邦法院开庭审理这件歧视案。此次开庭吸引不少国际关注,因为它不仅将宣判哈佛大学招生是否真的存在歧视,还将判定少数族裔的考量标准是否有可能生变。

  SFFA的代表律师亚当·莫塔拉(Adam Mortara)在15号的开庭陈述中,重申了哈佛大学刻意歧视亚裔的立场。他哈佛大学通过“个人评分”,不恰当地让种族因素发挥筛选作用。“个人评分”衡量的是申请者的性格特征,比如勇气。但这些特征往往缺乏客观标准。

  当然,哈佛大学律师团否认招生过程中存在歧视,并称种族只是录取与否的考虑因素之一,拥有少数族裔身份反倒能帮助学生获得录取机会。而另一位律师李(Bill Lee)淡化了评分的影响,他认为,录取决定是由40人的委员会,花费数周时间审查、讨论做出的,这个过程也避免主观因素的影响。

  哈佛大学招生办主任说,为了吸引多元化的学生,学校降低了对来自农村地区学生的招生标准,但这和亚裔身份无关。

  哈佛大学到底是如何招生,他们的录取标准又是什么?这些问题成为辩论环节的焦点。根据《纽约时报》披露的细节中可以看出,哈佛的确在保持学生多样性上有所顾虑,但这是为了确保不同背景的申请者都有机会被录取。原告律师约翰·休斯(John Hughes)就农村地区筛选标准哈佛的招生办主任, 一言一语中揭露了哈佛入学评估体系。但在此过程中,哈佛一直在以招生文件类似于商业机密为由,猛烈此次开庭披露的大量招生文件。

  一个关键的,是原告律师休斯提交的数千封“兴趣信”。哈佛大学每年会给高三学生发送该信件,根据法庭上的文件数据显示,收到“兴趣信”的学生,其入学率是其他申请者的两倍。

  尽管收信人也都是优秀学生,他们的PSAT分数(美国针对10、11年级的标准化考试)超过所要求的门槛,但根据原告列出的文件表明,这一门槛因学生类别而有所差异。

  以2013年为例,白人,亚裔,其他或不确定种族的学生需要超过1350分才能收到信,男性分数更高,为1380分。而黑人,西班牙裔,美洲原住民或其他少数族裔的学生,无论男女,只需要需要超过1100。也就是说,不同族裔之间的PSAT分数至少相差250分。如果是比较落后的地区,白人、其他或不确定种族学生的分数门槛是1310分,直降40分,而来自同一地区的亚裔却没有这样的待遇。

  但哈佛方面并没有直接回应这点,律师们辩称,现如今的哈佛已经在各族裔的教育平等方面取得很不错的成绩。哈佛代表团律师之一李说起40多年前的回忆,他第一次站在法庭上,周边都是白人,只有他是亚裔。“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回到过去。”

  哈佛的这次案件激起了美国顶尖私校的集体“援助”。哈生和校友联合会和25个学生团体代表发言支持哈佛。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等常春藤名校也都哈佛。

  而原告们也不甘示弱。SFFA召集了此前被哈佛的亚裔申请者,法院允许这些申请者保持匿名。近日,美国司法部还对原告SFFA表示支持,发表声明反对哈佛歧视亚裔申请者。

  审判预计将持续三周。联邦地方法院巴洛兹(Allison D. Burroughs)将裁定哈佛大学是否违反联邦法。预期,该案件将有可能上诉至最高法院。

  此次案件之所以如此轰动,是因为触碰到美国颇为的种族问题。美国亚裔对此案也举行了活动,但不同意见的表达,却美国亚裔群体本身的性。《纽约时报》称,年纪稍大的亚裔认为,哈佛以族裔做为申请标准,否定亚裔美德及努力。而年轻亚裔却支持哈佛维持多元化招生政策,不愿作废除《平权法》 的棋子,也对哈佛“人格评级”(personal ratings)中,对亚裔打分低感到不舒服。

  关注此案的教育界人士评论说,该案件虽然状告哈佛,但它针对的是以哈佛为代表的美国最优秀顶尖的精英大学,指标性意义影响深远。

  据了解,哈佛不是唯一一所控制各种族学生人数的大学,这似乎已经成为了高校之间默而不宣的规则,很多排名靠前的私立大学也作此举,将各个种族的人数控制在一定比例。美国司法部上月对耶鲁大学也展开了是否歧视亚裔类似调查。